实小讲坛

您现在的位置: 千亿国际娱乐城 >> 教师频道 >> 实小讲坛 >> 正文

【王会民】我的教育史和读书史

作者:佚名 来源:千亿国际娱乐城 更新时间:2013/10/23 16:37:50
    我从事专门的语文教学开始于1998年8月,至今已经整整15年了。我个人认为我的语文教育活动以2010年10月为界,划分为两个时期。第一个阶段,是个人在黑暗里自己胡乱摸索的阶段。后一个阶段就明朗多了,因为是在“新教育”的指引和监督下,完全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。
    第一个阶段:用一句古诗来总结就是——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
    是的,虽然一直在进行着语文教学,却一直有很多困惑,而且根本找不到解决困惑的方法和途径,那是一个很迷茫的时期。按着每三年一轮回的顺序,我基本上没有大的变动,所以这个阶段又可以用“四个三年”来做一个俯视。
    在第一个三年里我是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,凭借的是刚刚参加工作的一股狂妄、热忱和梦想。那时候备课从来不细致,而且还对学校里常规量化时数数多少页、一页多少字,根据字数的多少来打分的规定深恶痛绝。很以为他们都足够老态龙钟,而自己倒是足够“年轻有为”了:备课何必写得那么详细,难道非得把一些字词写在备课本上充字数吗?课堂上就真的不能笑吗?非得要和学生弄得格外紧张,而且要凸显出自己高高在上的架子吗?课下作业批改要全批全改,而且要密密麻麻地记录很多错误情况吗?
    我偏不。备课总是只列个提纲,而且美其名曰“简案”,为的是课堂上生成性太强,很多突发事件无法提前“备”好。愣是把明明对我的狂傲欣赏多于嘲讽、偏爱有加的老备课组长给难为地平生第一次“犯规”——偷偷地给我“标”了个高分。至于课堂教学,我总是站到学生中间,和他们一起探讨,一起背书、一起笑,甚至一起查字典、接龙、比赛,把本该庄严肃穆的课堂弄得热闹非凡,管业务的老校长每次听到吵吵闹闹的声响,总要急匆匆地赶过来,一把推开教室的门,正看到我和学生们在排演课本剧,我正担心要来一场“暴风雨”了,谁知老校长咧开嘴笑了:“嗯,嗯,你们上课,你们上课……”再对于作业及作业批改,我们多数都在课堂上完成,批改呢,就由同桌互相做“小老师”,全部给用红色的圆珠笔给圈圈画画了。到期末检查的时候,负责人看到了这么多的圈圈画画,反而还不高兴,说是我造假也造得不真,因为每个本子上的字迹不一样。
    可是学生爱学语文,爱上我的课,见了我总是老远就问好,而且一群一群总喜欢和我一起并肩走。在那个年代里,这样的情形是很让人担心的,害怕学生不听我的“管理”,和我“造反”,让我上不了课;害怕我也会像一些女老师一样被学生给气得哭着跑出教室。我哪能“享受”得到那样的待遇呢?我们班的成绩当然很突出,我也因此被评为优秀。
    后来,我一直偷偷地想:有像我这样处处偷懒的优秀吗?那时候哪里想到要总结一些经验,摸索出一点规律性的东西来呢?我只是很率性、很随意、很潇洒,嘻嘻哈哈地就把日子一个个都打发走了。
    第二个三年就到了2002年,我是“小和尚念经”一样,稀里糊涂地就又送到了毕业。这段期间因为产假,因为孩子小,我的备课就更是“简略”了,作业依然使用培养起来的小组长,检查量化的负责人们有都对我“网开一面”,所以我其实最逍遥自在。课堂上因为走过了一遍,而且仍然不改率性、洒脱的“恶性”,倒是和学生一起混闹惯了,也常常感觉到课堂的愉悦和痛快了。那个时候,我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:我离不开教室,离不开学生了。可能我这辈子要注定当一个老师了。
    这个发现让我开始把教学“当回事”了。一有了这样的想法,我开始不敢在课堂上随便嘻嘻哈哈了。我开始思考一些问题,比如我常常想:“一节课下来,学生能记住什么呢?”“我该怎么做才能把我所知道的知识全部教给他们呢?”“一堂课上什么才是要教学的重点呢?”
    后来我似乎做过了一些尝试,试图找到一些可以令自己满意的解答,可是我没能找到,困惑倒是越来越多了。
    我把“课堂就是很幸福的地方”当成我的理想,课堂上依然尽力做到轻松愉快,我希望让学生在课堂上如坐春风般就吸收到了知识的阳光雨露,从而感觉到每一天都很快乐,每一天都在向上。我把“教室就是出错的地方”当成一种口号,鼓励学生踊跃举手说话,而且后来干脆连举手都免了,大家争先恐后,自己往教室前面跑。错了不要紧,错了才能知道自己进步了,错了才能锻炼自己的能力。我把“我就是最好的”作为座右铭赠送给每一个学生,给他们信心,给他们力量,给他们希望。我的梦想是要使我的“弟子们”一听事就能抓住要点、一说话就能出口成章、一读书就能读得滔滔不绝,一写字就能写得端庄秀美;坐下来像一棵会思考的树,站起来就玉树临风潇洒从容,走到哪都能够成为乐观向上的天使、善解人意的好人。
    可惜因为种种原因,实验班运行两年之后被迫解散了。虽然我们的成绩足以傲视一切,虽然那些孩子们都被逼着分散到了别的班里使得我们都觉得痛,但是都已经不能带来任何转变。我自然在无形中“树敌”很多,从此后处处受到嘲讽,心情日益颓废。受到更大伤害的还是那些孩子们,他们多次眼泪汪汪地找我,可我能有什么办法呢?如果我自己有一处地方,我一定逃离出去,专门为他们准备一间屋子,好盛放我们的热情与梦想。可是我没有,我也缺乏那样的勇气。
    后来,我又对“课堂教学的有效性”发生了浓厚的兴趣,于是开始摸索课堂教学的“五个步骤”,对写“导学案”有些自己的看法,对“小组合作学习”有些自己的主张。可毕竟一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,我在辛辛苦苦的同时,也感叹着自己的不自量力。
 
    第二个阶段:也用一句古诗来开启——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    2009年10月,茫然中,回到了“新教育”的怀抱。我很庆幸我加入了“新教育”,这里是一片全新的世界,我想要的这儿都有:资料、指引、书目、鼓舞、班级、团队,站在“新教育”的门槛上,我激动地浑身发抖。可是我实在只是一盘子水啊,我无法跟上他们的脚步,心里倒是滋生了另外一种焦虑——我知道的太少了!我实在浅薄得很!
    还好,我有了方向了。我总是长长地叹一口气,对自己说,慢慢来,他们三年能做好的事,我用六年、九年,总能做好的。
    就算到时候什么也做不好,那也没什么可值得遗憾了,因为我一直在一条光明的大道上行走着。
    我很快乐,我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始,正在走向一个美好的境界。
 
    说起我的读书史,我很惭愧,因为我这个人爱书,但不爱看书,所对的书很多,但几乎没什么影响,所以我想再行的环境里,在实验小学这片沃土之上,我将开始自己行的起点.